人稱“第二組織部長”
  巨額的非法所得,被劉漢等人用於購買槍支、刀具、車輛等作案工具,資助犯罪作案的組織成員逃跑藏匿、逃避打擊,為打殺有功的組織成員發放工資獎金或購買住房、毒品,以及通過行賄騙取政治資本、尋找保護傘。
  正因如此,人們也就不難理解:在肆意妄為、坐大成勢的10多年時間里,劉氏兄弟也曾屢次涉案被查,但每次都能逢凶化吉。而每過一道險關,其江湖地位、影響力更勝從前,連政界、商界、司法界的人也要避讓三分。
  利用妻子
  結交官員夫人
  記者發現,本案中一起被提起公訴的,還有當地3名政法乾埠原德陽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政委劉學軍、原德陽市公安局裝備財務處處長呂斌和原什邡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劉忠偉。
  據劉維供述,除了送金錢財物,他幾乎每周都會和這三人在自家的會所里聚會,一起尋歡作樂,甚至吸食毒品。
  由於這種特殊的關係,劉學軍以隱匿、銷毀案卷材料為條件,請劉漢幫助其升遷,發生命案後多次通風報信;劉忠偉、呂斌為劉維提供槍支配件和子彈。
  專案組發現,通過行賄、幫助升遷、提供毒品等手段,劉氏兄弟建立起複雜的關係網,換取有案不查、壓案不辦、毀滅證據、重罪輕罰。
  例如,2003年5月,組織成員孫華君在綿陽市非法持槍被舉報,從孫華君被警方抓獲,到檢察機關批捕、起訴,再到法院審理判決緩刑,總共只有15天,堪稱“奇跡”。
  為尋求更大的保護傘,劉漢不僅大肆結交官員,還利用自己的妻子結交官員夫人,從而接近官員。
  “劉漢在結交官員上很大方,肯花錢,而且還投其所好。”孫某供述。
  劉漢的前妻楊雪(另案處理)交代:“劉漢會帶我一起跟他們吃飯,向他們贈送黃金、翡翠等貴重物品,價值幾十萬甚至幾百萬;有時候還會通過賭博向他們行賄。”
  結交官員級別
  非普通富豪所能比
  據楊雪和團夥核心成員供述,近年來,劉漢的關係網隨著經濟實力的擴張水漲船高,從最先起家的廣漢、德陽,輻射到綿陽、成都,乃至北京。尤其是有了省政協常委的身份後,他結交的官員級別已非普通富豪所能比。為拉攏腐蝕官員,劉漢不惜重金鋪路。
  在黑金撐起的保護傘下,劉漢黑社會組織不僅攫取更大的經濟利益,也撈取到各種政治身份:劉漢本人是連續三屆四川省政協委員、政協常委,孫某是四川省人大代表、綿陽市人大代表、德陽市人大常委會委員;劉維在廣漢是眾所周知的“操哥”,竟當上了2008年奧運火炬手。
  在四川省內外,很多人都知道劉漢是有大背景、大山的人物。這使得劉漢的斂財之路更加暢行無阻,甚至能夠左右當地人事安排。對於能帶來利益的官員,劉漢可以幫忙提拔升遷;對於擋他財路的乾鉑不擇手段予以清除。
  2000年,劉漢想在小金縣開發四姑娘山旅游項默時任縣長格某不同意。劉漢留下一句話:“不給我項默你這個領導就當不了。”果然,這位縣長不久就被調離小金縣,劉漢順利拿到該項目。
  2007年,劉維在廣漢經營砂石,運砂石的貨車超載,連山鎮黨委書記焦某予以制止。劉維放話:“不讓我過去,我就讓他下來。”3個月後,焦某即被降職調任其他崗位。
  幹部想進步
  找劉漢比找領導好使
  廣漢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幹部說:由於劉漢在當地政壇這種極不正常的超能連被稱為“第二組織部長”,幹部想進步,找劉漢比找領導還好使。
  “劉漢有錢,跟各級領導有關係;劉維有槍,手下有一批兄弟幫他打殺,所以黑白兩道的人都怕劉漢,得罪了他就是死或者‘丟帽子’。”組織成員、犯罪嫌疑人文香灼供述。很多人願意跟著劉家,為他們做事。地方官員跟著劉漢,是覺得可以通過他接觸到更高層,有升官的機會;操社會的人跟著劉漢,是因為有面子,出了事他能擺平。
  10多年來,劉漢黑社會組織的淫威在當地形成了強大的心理震懾,很多受害群眾不敢伸冤,甚至一些政法幹警也談“劉”色變、紛紛迴避。
  專案組在四川取證時,一些知情者聽到劉漢二字仍心有餘悸、不願多講。在一名受害人家中,專案組民警再三做工作,家人仍然要求:“我可以說,但你們要保密,萬一劉漢今後出來了,我家會被打擊報複,可能就沒命了。”
  骨幹成員全部歸案
  當地老百姓奔走相告
  在中央的高度重視和公安部直接指揮下,通過專案組歷時近一年的艱苦努力,作惡20餘年的劉漢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被成功打掉,骨幹成員全部抓獲歸案。
  消息傳來,當地老百姓奔走相告、拍手稱快,鞭炮聲經久不息,氣氛之熱烈如同過年。許多群眾歡呼,“劉漢、劉維被抓了,廣漢等地的商人終於可以正常做生意了,廣漢的社會治安起碼可以太平十年!”
  三尺之上有青天,多行不義必自斃。隨著案件進入公開司法程序,這位“潛在水底的富豪”的真實面目和他們犯下的纍纍罪案真相,即將水落石出;隨著案件的進一步辦理,劉漢黑惡組織昔日與政商兩界逾越黨紀國法、進行種種勾連的內幕,或將一一揭開。
  養癰必然遺患 打黑應當趁早
  備受關註的劉漢涉黑犯罪案件即將進入公開司法程序。勢力輻射京蜀多地、涉嫌實施數十起刑事案件致9死30餘傷、斂聚資產近400億元的特大黑社會性質組織終難逃法網製裁,再次彰顯中央反腐打黑的堅定態度和政法機關果斷亮劍的堅強決心。
  黑惡不除,正義難伸。案情顯示,長達十多年時間內,由於劉漢涉黑組織橫跨政商兩界、通吃黑白兩道的巨大影響力,四川等地眾多受害人有冤無處申、有恨無處訴、有案無法破,感受不到法治和正義的陽光。犯罪嫌疑人長期逍遙法外,一再犯下命案,其組織成員甚至發出“劉漢就是法、劉漢就是天”的囂張言論。
  劉漢涉黑組織危害之巨、盤踞之深,除了自身的凶殘狡詐外,一個極為重要的原因,就是一些黨政部門和司法機關工作人員為他充當保護傘。黑惡犯罪分子以血路開財路,保護傘們收取帶血的黑金,權力與黑惡勢力盤根錯節、沆瀣一氣。
  黨紀如山,國法如天。無論黑惡犯罪分子的能量有多大,其“保護傘”的職務和級別有多高,都難逃中央反腐打黑的雷霆手段和恢恢法網。然而,遲來的正義畢竟留下諸多遺憾。它警示我們,養癰必然遺患,打黑應當趁早。
  對劉漢涉黑犯罪案的公開審理、公正審判,必將有力地昭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理念。它告誡各級領導乾鉑法律紅線不能觸碰、法律底線不能逾越,要始終懷有敬畏之心,不去行使自己不該行使的權力,更不能以言代法、以權壓法、徇私枉法。它提醒政法機關廣大幹警,要肩扛公正天平、手持正義之漿樹立懲惡揚善、執法如山的浩然正氣,對黑惡犯罪等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堅持露頭就打、除惡務盡,讓正義不再遲到。
  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稱
  劉漢從不失手
  專案組介紹,1998年殺害周政後,劉漢、劉維在廣漢的賭博游戲機、高利貸市場一家獨大,後來陸續控制了廣漢及周邊縣市的採砂、建築、建材市場;殺害熊偉、王永成後,劉漢在綿陽的房地產開發從此沒了阻力。此後,劉漢又拿下綿陽機場、綿陽“漢龍大橋”等優質項默並以遠低於市場的價格收購豐谷酒業,引起業內一片驚嘆。
  2000年,劉漢將漢龍集團總部從綿陽遷往成都,勢力範圍進一步擴張,開始向更多領域伸手。漢龍集團所向披靡,只要是劉漢出面,幾乎沒有拿不下來的項幕只要是該組織插手的工程和項默其他參與者自會主動退出。在面對《華爾街日報》採訪時,劉漢說出了這樣一段耐人尋味的話———“劉漢從來都是贏家,劉漢從不失手。”
  “2000年以後,劉漢團夥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等暴力犯罪案件大幅減少,因為他們的名氣已經成了一種招牌。”專案組民警說,劉漢等人對當地不管是政治的控制、經濟的控制,還是對老百姓心理的控制,已經到了非常強大的程度。當地有什麼招標項默一個電話、一個眼神,報“漢哥”或“勇哥(劉維)”一個名字就行了,無人敢競標,避之唯恐不及。
  2005年底,廣漢人黃某想競拍什邡市某河段的採砂權,因為深知做生意必須得到劉家同意,便請認識劉漢的李某給劉維打招呼,卻遭到劉維拒絕。李某隨後找到劉漢,劉漢一個電話,劉維立刻改變態度,不僅安排報名、交納保證金,還放出話去,“這是勇哥(劉維)看上的項默誰敢舉牌的話,舉一次砍條胳膊,舉兩次挨一槍。”競拍當天,除黃某外無人敢舉牌,黃某舉牌一次即成交。
  多年來,劉漢和他的漢龍集團強勢插手、壟斷多個行業的經營權,當地人們感慨:“看不到公平競爭的市場規則。”
  經濟實力加速擴張的背後是更多的黑幕。大量證據顯示,劉漢安排孫某、劉小平(劉漢之姐)等人通過放高利貸、操縱股市、違規併購,從高利潤的房地產、礦產、電力、證券等領域斂財數以億計。
  劉漢等人掌控的全資、控股、參股公司多達70家,其中上市公司2家,境外公司4家;以漢龍高新、廣漢佳德、凱達實業、四川平原、豐谷酒業等公司為貸款融資平臺,騙取貸款46億元人民幣;入股境外賭博公司,組織邀約境內居民前往澳門參賭,以“洗碼”方式非法獲利2.3億元港幣。  (原標題:以重金撐黑傘)
創作者介紹

防水塗料

kl34klxdj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